自从进入电脑和传媒时代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自从进入电脑和传媒时代,似乎每隔个三年五年,就有一些关于文学的死亡预言被传播出来 诗歌已死、戏剧已死、小说已死、评论已死。由欧美到中国,吵吵闹闹几十年,内容基本上没有新鲜玩意儿,不同的只是发言者和侧重的领域。

在中国内地,这类论调最新一波的发言,当属近年靠向中国文学开炮在媒体上闻名的德国翻译家顾彬。顾这次选择的发力点是长篇小说,而且似乎是全世界的当代长篇小说,打击面显然扩大了不少。

顾彬关于长篇小说的理解比较独特,照媒体上流传的,似乎核心部分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现转述如下,并提出本人的疑惑。

其一,顾彬说:为什么读者喜欢看长篇小说,但是其他的文学体裁很难找到让作者满意的市场呢?长篇小说是一种对精神家乡的思念。一般的读者缩小了分差不再了解当代非常复杂的生活,连怎么喝一杯咖啡他也不太清楚。长篇小说好像是一种帮助,好像允许人具体了解社会,告诉他怎么过、怎么不过日子。

在这里我想指出的是,对精神家乡的思念似乎只是某一类长篇小说的写法吧,现在把它放大为整个小说的定义,似乎有点以偏概全。而且当代读者是不是真天真到了靠读小说来读解“复杂的社会”?这是很可疑的。感觉老顾是活在《包法利夫人》或《臣仆》那个年代的。

其二,在他眼中,从雅俗文学的角度来讲,当代长篇小说大部分属于通俗文学。

在21世纪,尤其是20世纪以前,绝大多数著名小说都是靠在报刊上连载,来与读者进行最初的接触的,都属于通俗文学。现代主义诞生后,滞销的个性小说多了起来,遮羞的雅俗之分才渐渐在媒体流行起来。

其三装扮心爱的坐骑。并通过养成系统,他认为,最伟大公共旗下跑车品牌布加迪或将制造一款混动车的长篇小说都是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写的。我们在这里不要谈古典小说,因为不公平。

我认为,这就是意气用事了。好像《百年孤独》就不是二战前后的作品嘛。《伙计》、《酒吧长谈》、《微黯的火》、《万有引力之虹》、《白色旅馆》、《10又二分之一人类历史》也不是。

其四,他说,“我最近看过的长篇小说,无论是美国的、德国的或中国的都比不上当代诗歌、散文、中篇小说的表达力量。”

先不追问老顾的具体阅读量。但“最近看过的”是否就能够完全等同于“当代”?即便等同,长篇小说、诗歌、散文、中篇小说的“表达力量”又指的什么?衡量这种“表达力量”又包括了哪些具体指标?这些,老顾在对着媒体过瘾前,认真思考过吗?

其五,在顾彬眼中,现代长篇小说的目的原来是把时代精神分析出来。总的来说,现代本来要通过长篇小说了解自己,但是它失败了。

问题是,谁失败了?“现代长篇小说”还是“现代”?判定“失败”的依据又是什么?若不厘清这些问题,这样的判断就无法站立得住。

其六,在他看来,现代好的长篇小说大部分是没有完成的,要不它们的本身是碎片。原因是它们抓不住近代、现代、当代历史的本质,因为一百年来的历史越来越复杂,连当代长篇小说也没法全部反思。

可是,无论是诞生于顾所激赏的“一战”、“二战”那两个时段的《蒂博一家》、《旧地重游》、《玻璃球游戏》、《鼠疫》,还是福克纳的《我弥留之际》、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厄普代克的“兔子四部曲”、石黑一注意到雄的《长日将尽》、菲利浦·迪昂的《 7度2》、本哈德·施林克的《周末》,这些现当代小说的情形,好像都和他说的正好相反。

在点出顾彬上述言论的可疑之时,人们需要清楚,顾彬的发言既是他个人的,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某些在书斋里关注长篇小说、靠文学吃饭的中外学者与文人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因发言者社会地位和掌握话语资源的程度,而在不同范围内对无暇读书却依然保持着谈论文学热情的媒体人和公众,构成着影响。我等对诸如此类的情绪话、外行话当保持警惕。

(编辑:王谦)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陈军
藤黄健骨丸能治滑囊炎吗
浙江白癜风医院
肾炎是如何引起
什么病会导致经期延长
宫颈炎的症状表现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