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兵王狂少第一百零四章艰难血战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22

兵王狂少 第一百零四章 艰难血战

中年人忽然喋喋的笑了起来,那道长长疤痕,在脸上剧烈的扭曲的,让人触目惊心。手中的长矛一晃,化为一道道幻影向李川刺去。

那道道幻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迎面扑来。庞大的压力让李川心中一突,不由后退一步。

随着他的后退,那长矛带来的压力突增。险象环生,胸口被划破几道伤痕。

“不能这样下去。”李川暗暗説道,在全力抵挡长矛时,神色一动,一个念头从脑海闪过。

李川深深的吸了口气,悄然的将中年人向一处引去。

那里的铁链比其他地方更多,更加密集。

虽然距离不远,他要走到那里极为困难。

剑身与长矛快速的撞在一起,阵阵如同洪钟大吕的响声,震耳欲聋。

李川的虎口血迹斑斑,若不是他的恢复能力以及达到了一个让人惊叹的地步,恐怕现在他连剑都拿不稳。

看到李川虎口的伤痕,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看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将他拿下。

李川在来到自己的目标位置后,不由微微松了口气,见对方没有注意自己的xiǎo动作,眼中寒光一闪。

在中年人的长矛再次刺来的时候,李川将手中的重剑向中年人抛去,待他躲避重剑,长矛微微一缓。

李川抓住这个破绽,抓住几条如婴儿手臂粗细的铁链一晃。

刺啦啦!

长矛从铁链中间一穿而过,双手一转,将长矛紧紧的固定在铁链中。

中年人用力一收,没有将长矛拉出,不由神色一冷。

李川抓住这个时机,双眼如同狼眸,脚如闪电般踢出,动作干净利索,毫无拖泥带水,重重的将中年人踢飞出去。

“xiǎo子!有两下子,我就好好的陪你玩一会儿。”中年人面色狰狞的説道。

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缓缓从铁链上拿出一把偃月刀,手一动,偃月刀在他的手上划了几个刀花。

李川眼神一缩,看来对方是一个刀法大家。

从身旁捡起那把重剑,xiǎo心的戒备着。

中年人如同恶狼扑食一般,化为一道寒光向他扑来。

李川眼神微微一缩,身子一动,向侧边轻轻一跃。手中重剑在空中划出一条近乎完美的弧线,劈在对方的刀尖。

磅礴的反震力,差diǎn让他长刀脱手。

中年人正欲趁机进取时,密集的铁链让他身形一缓。

“好机会!”李川暗道,身形一晃,如同鬼魅一上述光伏企业负责人强调称般,向中年人贴了过去。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贴身能将他最大的优势发挥出来。

剑光一闪,重剑向中年人的脖子砍去。

中年人面色一变,密集的铁链让他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双手一推,将偃月刀横在面前。

长刀砍在偃月刀上,火花四射。

重剑忽然一转,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向中年人的手指划去。

中年人冷哼一声,放开偃月刀,疾步后退几米。

一拍身边的铁链,一个碗口大xiǎo的铜锤出现在他的手中。

铜锤长不到三尺,中年人手一拨,锤头快速的转了起来。

“借助地利我也会!”中年人冷冷的説道,向李川扑去,带起的劲风让他眼神微微一眯。

“糟糕!铜锤比重剑更短,在这个狭xiǎo的环境里,比我更占优势。”他皱起了眉头暗道。

没等他细想,中年人的铜锤已经砸了过来。

他微微后退一步,铜锤贴着他的脸颊划过。

李川手一挥,重剑向对方砍去。

“哗啦!”

重剑砍在了前面的铁链上,中年人已经灵巧的躲开。

待李川招式用老后,中年人眼脸上闪过嗜血的笑意,舔了舔嘴唇,手中的铜锤狠狠的向他砸去。

李川重剑一收,挡在前面。

“哐当!”

巨大的撞击,让他的虎口破裂开来,血液快速的向外面流出。

看到他的样子,中年人讥讽的説道:“虽然比前面几个强diǎn,但是也不过如此,把命留下吧!”

説着,手中的铜锤狠狠的向他砸去。

“铿锵。”

李川被砸到在地,庞大的震力,让他的手发麻。

“去死吧!”中年人喝道,铜锤搞搞举起,打算彻底结束他的生命。

忽然,胸口一痛!

低头看去,一把xiǎoxiǎo的飞刀深深的插入他的心脏。

“你使诈!竟然用暗器!”中年人狠声説道,浑身的力气瞬间流逝掉,重重的倒在地上。

李川深深的呼了口气,刚才趁中年人大意,洞门大开的时候,用飞刀终结了他的生命。

“卧槽,流了这么多的血,回去一定要吃diǎn好吃的,不然亏大了。”

他揉了揉眉头暗道,身上的伤让他很郁闷,好在身体的恢复能力比较好。

现在虎口基本愈合了,上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血疤,让人无法看透伤势如何。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见自己没有大碍,便赶忙向下一关走去。

“咯吱~”

推开最后一关的大门后,眼前的一切让李川不由一愣。

这里的一切,让他如同来到了一个剧场。

正前面有一个灯光闪烁的舞台,此时这个剧场里面灯火通明。

只有舞台上站着一个xiǎo丑,似乎在表演着什么。

台下没有一个人,显得这里的一切事那么的诡异。

“热烈欢迎我的新搭档,我们将会为大家展现各种精彩的表演。”

xiǎo丑看到他进来后,冲着台下激动的説道,画着浓妆的脸快速的扭动着。

李川看到这一幕,不由説道:“我靠,不会是神经病吧。”

説着,抓了抓有diǎn发麻的头皮。

xiǎo丑激动的声音戛然而止,紧紧的盯着他説道:“我不是神经病,我是xiǎo丑,上台来吧,我们一起为观众表演。”

説完嗤嗤的笑着,仿佛遇到了令他愉悦的事情。

李川皱了皱眉头,便向台上走去。

只有击败xiǎo丑,他才能过关。

“表演开始!”xiǎo丑忽然癫狂的笑道,身形一动,如同灵蛇出洞从前额的发际处向后梳到枕部,眨眼间来到他的面前,双手向他的肩膀抓去。

李川肩膀一晃躲开后,右手握拳向xiǎo丑狠狠砸去。

拳如疾风,狠狠的砸向xiǎo丑的腹部。

xiǎo丑露出兴奋的笑容,不管不顾,右手化抓,快如闪电般的向他左手抓去。

“什么!”李川眼中闪过一丝惊骇,道。

xiǎo丑的腹部仿佛棉花一般,打上去力气瞬间被卸掉。

xiǎo丑嘿嘿一笑,身子一滑,如同水蛇一般,缠绕在他的身上。

抓住他的左手一拉一折,只听咔嚓一声,他的左手被折脱臼。

一切都在瞬间完成。

“啊。”李川痛呼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惊意。

这个xiǎo丑竟然是个dǐng尖的柔术大师,瞬间用身体把李川锁住。

他身体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放手!”李川痛呼道。

xiǎo丑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将他锁着,让他的力气使不出来。

随着xiǎo丑的力气不断的加大,他被勒的都快喘不过气来,面色涨红。

再这样下去,李川会被活活勒死。

在这紧要关头,李川艰难的用右手从右边腰间抽出一把匕首。

好在右手刚才打出去,没有被锁着,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一道寒光闪过,他将匕首狠狠的刺进腰间。

匕首瞬间穿透腹部,狠狠的刺入xiǎo丑的身体里。

被紧紧勒住的李川感觉身上一松,xiǎo丑慢慢向后倒去,腹部流出鲜红的血液。

强忍着疼痛,身子猛地一转。

手中的匕首如同闪电一般,划过xiǎo丑的喉咙。

xiǎo丑在地上翻滚片刻后,便一动不动。

xiǎo丑的眼中充满了不甘,李川远远不是他的对手,没想到竟然被李川如此杀掉。

“好险!”李川坐在地上喘气道,将自己简单的包扎一下后,便匆忙的向研究人员所在的大厅走去。

随着“嘎吱”一声,沉重的大门打开,李川向里面看去,突然惊骇道:“这是什么?”


迷魂药
六盘水白癜风治疗
广州开锁公司电话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