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最强基因第六百四十九章你们今天怎么都怪怪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20

最强基因 第六百四十九章 你们今天怎么都怪怪的

该死。

陈锋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顿时浑身冷汗。

而且其盈利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低差一点就栽了。

还好,刚才陈建国都差点顺着那些工人的话开始怀疑自己,这个时候本该在房间奶孩子的陈夫人出来化解了风波。

陈夫人……

陈锋叹口气。

陈夫人符合陈锋心中几乎完美的母亲形象,一路上对他嘘寒问暖,颇为关心,让陈锋忍不住心动。

如果自己成长的期间有这么一位母亲……

可是他必须忍住!

过去,绝对不能任由自己改变。

“呼”

陈锋双目微闭。

他需要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

咦。

陈锋眉头忽然皱起。

他双目闭上的瞬间,他强大的感应能力,发现了自己脖子上多了一个淡淡的紫点,非常小,小到几乎看见。

“奇怪……”

“什么时候出现的?”

陈锋摇摇头。

感应片刻,发现这东西没什么坏处,仅仅只是单纯的颜色之后,他摇摇头,或许只是降临这个世界的应急反应吧。

他现在不想节外生枝。

安心等着陈夫人奶完孩子,然后离去就好。

许久。

陈锋感应遍布四周。

他警惕的观察着附近出现的每一个人影,分析他们的语言,全身心沉浸在其中,决不允许他们讨论过多信息。

哦,还有陈建国。

陈夫人奶孩子,他不方便看,但是陈建国他可是要看紧了,尤其是这家伙好像又在讨论什么儿子不儿子的。

陈锋就这样默默看着。

忽然。

耳畔传来呼唤。

“陈锋。”

“怎么了?”

正在闭目沉思的陈锋猛然睁开双眼,赫然发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陈夫人,此刻她正深情的看着自己,

等等……

她刚才好像自己自己陈锋?

该死!

陈锋暗道不妙。

“你……”

陈锋正想说什么的时候。

“陈锋。”

“我说他叫陈锋。”

陈夫人指着怀中的孩子柔声说道。

“哦。”

陈锋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夫人送孩子过来,“已经准备好了吗?”

“嗯。”

陈夫人点点头,但还是有些担忧。

“您放心,孩子我一定送到。”

陈锋保证。

“这个我不担心。”

“我担心的是,你说这孩子将来会不会很丑?”

陈夫人忽然开口。

“……”

陈锋顿时有点尴尬,“呃,应该,不会吧。”

“毕竟他爹有些丑。”

陈夫人充满担忧,“如果跟他爹很像就麻烦了。”

陈锋:“……”

妈蛋,跟爹不像不是更麻烦吗?!

陈夫人你这样很过分哎,陈锋感觉到自己刚才心目中那个几乎完美的母亲相像瞬间崩塌,这个老妈……

太皮了!

“你说,这孩子未来会不会找不到媳妇?”

陈夫人问道。

“啊?”

陈锋有点懵。

“是啊。”

陈夫人很忧愁,“听说男女比例的失调正在不断加剧,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奶水少,感觉孩子没吃饱,有点发育不良,各方面发育都不好,这样将来怎么找女朋友。”

???

陈锋脸一黑,您老说的是哪方面发育不好?我的老妈呦,这可是您亲儿子!

“放心。”

陈锋咬牙切齿,“他各方面都会发育的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

陈夫人笑盈盈的说道。

这是亲妈吗?

陈锋狂翻白眼。

“那么……”

“他就交给你了。”

陈夫人小心翼翼的将孩子交给陈锋。

“锋儿……”

“未来……”

“要保重。”

陈夫人看着陈锋怀中的孩子说道,陈锋身体顿时一僵,这个角度,这个方向,让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告辞。”

陈锋带着孩子一个闪身,消失在视野中,陈夫人就这样痴痴望着,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孩子,给他了

?”

陈建国走出来,长叹一声,他仍旧有些担忧,尽管他知道,如果秦海要抢他的孩子,根本不用费什么功夫。

“嗯。”

陈夫人微微点头。

“希望他能把孩子顺利送到。”

陈建国唏嘘不已。

陈夫人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直接回到房间。

“咦,这根笔怎么拿出来了?”

陈建国看着桌子上那根朱砂笔。

这是他们上次考古的是抛出来的,没什么卵用,印象中,好像是可以点在人体上,当做一个标记。

无论怎么抹都抹不掉……

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卵用了,正儿八经的鸡肋。

“没事,刚好翻东西时候找到的。”

陈夫人笑道。

“是么?”

陈建国嘀咕一声,看了看这根笔股指再创新高2289点,又盖上了,“奇怪,盖子都没有盖上,又是哪个家伙乱用。”

“呵呵。”

陈夫人笑笑,在那里看着以往的资料。

“你在看什么?”

陈建国好奇凑过去一看,天气预报。

“这玩意有什么可看的,气象局局长可是我老同学,我来之前特意问过了,连续一个月都是大旱!”

陈建国自豪。

“嗯嗯嗯,都是你老同学。”

陈夫人没好气的说道,继续翻看。

陈建国脑袋谈过去一瞅,青河山地质勘查。

“看这个做什么?”

陈建国奇怪,“我怎么感觉你今天神神叨叨的?难道是因为那个叫秦海的孩子,因为超能力?”

“我们做考古的,对超能力的接受应该远超一般人吧。”

陈建国撇撇嘴,“只是没想到真的存在而已,还特意派人来保护我们,看来上面对我们这个项目还是挺看重的。”

“呵呵。”

陈夫人只是冷笑两声。

她继续翻着手中的书,直到看到上面降到五十年前青河山大雨骤降的大灾难。

“这附近最近的救援距离这里多远?”

陈夫人问道。

“哪有什么救援。”

陈建国哑然失笑,“这穷山僻壤的,如果真出事,只能直升机过来救了。”

“是么?”

陈夫人双目微闭,“那我明白了。”

她默默合上书。

陈建国粗狂的手放在她额头,有些担忧,“你是不是发烧了啊?感觉怪怪的,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

陈夫人没有理会他,而是忽然说道,“建国,问你一件事,你要郑重的回答我。”

“什么?”

陈建国有些茫然。

“如果……”

“如果过去发生改变,未来会不会也改变?”

陈夫人轻声问道。

“这什么鬼问题?”

陈建国有点懵逼。

“想好再回答我,这很重要。”

陈夫人认真道。

“呃……”

陈建国想了很久,“肯定的。”

“……”

陈夫人闭上双眼,“那我就明白了。”

不能……

改变么……

她忽然想起来第一次看见秦海的时候,他眼中那复杂的神色,期待、痛苦、怀念,以及纠结……

“建国,我觉得我们的孩子未来肯定很厉害!”

“切,还能比我厉害?”

“呵呵。”

“你这什么反应!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又忽然开心起来了?刚才还神神叨叨的,到底在搞什么啊?”

“要你管!”

“你这……算了,哦,对了,刚才老张忽然发神经,说今天不要去开工,让我们去山脚下镇子上先搓一顿。”

陈建国忽然说道。

“吃一顿?”

“忽然提议?”

陈夫人眼睛睁大,“为什么?”

“不知道。”

陈建国也觉得很奇怪,“总感觉今天老张头怪怪的……之前也是忽然说那个孩子像我儿子什么的……”

“刚才吃饭也是,忽然提议吃饭……”

“不过既然老张头都这么说了,就给他一个面子,我们下去吧。”

陈建国不介意的说道。

“不。”

陈夫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摇摇头,目光坚定:“今天必须开工!这可是上面决定的项目,要庆祝……”

“等项目结束再好好吃一顿!”

“可是……”

陈建国愁眉苦脸。

“我说了,今天,必须开工!”

陈夫人坚定。

“今天就今天。”

陈建国苦笑,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这是那个叫秦海的家伙走之前给我的,叫我交给你,还说什么凌晨再打开什么的。”

“哦?”

陈夫人眼前一亮。

“看看是什么?”

陈建国催促道。

“既然他说了凌晨再打开那就凌晨再打开吧。”

陈夫人摇摇头。

“那小子的话有什么可听的。”

陈建国酸溜溜的说道。

“孩子的醋你也吃。”

陈夫人哑然失笑,“放心,开的时候肯定叫你一起看着。”

“谁稀罕。”

陈建国撇撇嘴,嘀咕道:“怎么感觉你们今天一个个都怪怪的。”

“……”

陈夫人看着远方,嘴角竟露出一抹笑容。


济宁治疗白斑病费用
儿科综合
乐山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