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城王家大院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东林城王家大院,王玄敌站在议事厅门前的台阶上,背对着院子大门,双手束在身后,一脸的严肃。侍从李恒快步地走了过来,站在台阶下停住脚步,恭敬地行礼道:“家主,属下已经得到密报,张离已经从南门出城,步行前往西云郡!”

听到李恒的话,王玄敌犹如一阵旋风般,飞速的转过身,脸色瞬间涨得通红,仿佛有着莫大的仇恨一样,沉声道:“墨儡,你马上出城,跟在那张离小畜生后面,找个偏僻点的地方动手,给我做得干净点!”

“是!”一个低沉肃杀的声音,在李恒的身边响起。接着,就看见李恒身旁三米远的地方,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半米方圆的青色光圈。

这光圈中闪烁着一个“隐”字,就如同水波般荡漾不休。

一个身材矮小,穿着黑色劲装,背上系着窄刃长刀,头脸都被黑布包起的刺客,诡异的,从无到有般,由这青色光圈里浮现了出来。

等到墨儡的身体分别是富国目标收益两年期基金经理饶刚、鹏华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初冬、华泰柏瑞丰盛纯债基金经理陈东、长城增强收益债基经理钟光正、华润元大保本基金经理李湘杰。完全出现之后,那个青色的“隐”字魂印立刻就消失不见,好像从没在院子里出现过似的。

“墨儡一定不会辜负家主期望!”低声说了一句之后,墨儡一个翻身,就跃了出去,身形灵巧如猴,人还在半空中,那个青色的“隐”字魂印,就从他的衣袍上浮现出来,让他的身体,化成了虚无,最后,连同魂印都隐匿在了空气里。

“家主,让墨儡这真武五段,又善于隐匿的武师去截杀张离,您是不是太看得起那小子了?”李恒疑惑的对王玄敌问了句,家族中,除了王玄敌只外,就只有墨儡这一个真武五段的高手,在他看来,让墨儡出手,简直是用牛刀杀鸡。

王玄敌冷哼一声,对李恒说道:“那小畜生最后一招击破阿震的魂印,显得很有些余力,他应该是隐藏了实力的,真武四段恐怕不能稳胜,搞不好会让他走脱,还是让墨儡去稳妥一点!”

群峦叠翠,奇峰险峭,张离并没有沿着山脚下宽敞的大陆公路行走,而是翻山越岭,走进深山老林中,偶有感悟,就立刻盘膝运功,和记忆中典玄阁里的武学心法,秘笈相互映照,几天下来,也算是小有收获。

体内的太乙真罡,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前段时间他一直困在第二重的十二个周天循环,真罡冲击第十三个周天循环时,进展极为缓慢。

不过这几天下来,第二重的十三个周天循环,他已经可以运转大半圈,照他的估计,一路走去西云郡,等到集英会开始之前,他很可能将太乙真罡第二重练成。

太乙真罡在体内经脉里运转时,每三个周天循环,都是一道坎,只要迈过了那道坎,后面的两个循环就要简单得多。

一缕清而不腻,带着果木味道的肉香,从前方的树林里,随着微风,缓缓的飘了过来,仿佛在勾引着张离似的,钻进了他的鼻子里。

“咕咕咕!”他的肚子,也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抗议了起来。

张离看了看将要坠下群山之间的夕阳,缓步朝着肉香飘来的地方走了过去,兴许还能在这荒山野岭蹭上一顿美味的烤肉。

走出了将近三百米,穿过一片树林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块巨岩,从山壁上斜伸出来,仿佛天然的凉棚,形成个足有百平的广阔空间,不用担心风吹雨淋。

巨岩下面,燃着一堆篝火,鲜红跳跃的火光边,坐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黑衣少年,正凝神翻转着树枝上的烈焰兔,仿佛整个世界,除了这只烤兔之外,再无一物。

“哧啦!”金黄色的油脂,低落在篝火中,让火焰猛然的升腾,让这巨岩下的空间突然明亮起来。

张离就静静站在巨岩外面,看着这眉眼锐利,充满了朝气的少年烤着烈焰兔,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定格了似的。

“这位兄台,相请不如偶遇,我们能在这荒山撞上,也算有缘,不如过来与我喝酒聊天,大朵快颐,分享这兔肉如何?”在兔肉烤得金黄喷香,多一分则老,少一分则过嫩的时候,黑衣少年从容将兔肉移开,抬起头,对张离微微一笑,发出了邀请。

这黑衣少年的眼睛,即使在夜色中,也犹如晨星般闪耀,张离不禁在心里暗赞了一声,然后目光移到这黑衣少年身边放着的那把短枪上。

这杆枪长约一米五,三棱枪头寒光闪烁,不时流转过星辰光芒,还有一丝丝的白色冰霜,从枪尖上溢出,又被吸纳回去,自成循环呼吸。

枪头上加持有五个魂印,此刻像陷入了沉睡了一般,光芒内敛,却又给人以锋芒毕露的怪异感觉。

“真武五段?还如此年轻?天元大陆,天才还真不少啊!”张离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旋即,就涌出了无穷的斗志,正因为有这些天才的存在,一路将他们超越,踏上巅峰,就会更有意义。

他微微一笑,摸了摸鼻子,对这黑衣少年说道:“我原本就是闻到香味,一路找寻过来的,就算是兄台你不邀请我,我也要厚着脸皮蹭上一口!”

黑衣少年爽朗的一笑,伸手摸着旁边短枪上那犹如火焰的缨簇,高声对张离说道:“我是洛南宁墨白!”

他的声音自然而不做作,充满了真诚,有种能够让人信任的独特魔力。

张离走到篝火边,盘膝坐下,笑道:“我是东林张离!”

宁墨白信手拿起短枪,就仿佛握着把匕首似的,举重若轻的用枪刃切割着左手上的烤兔肉,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是短枪轻轻划过,一片轻薄如纸的兔肉就旋转着飞起,稳稳的落在了张离手上。

“好精准的控制力!”张离将兔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高在2013年声说道:“这兔肉烤得肥而不腻,鲜嫩多汁,实在是美味,如果有酒,就更好了!”

宁墨白呵呵一笑,从背后摸出个用寒冰狐的皮制成的酒囊,递到张离面前,对他说道:“西域天火国传来的葡萄酒,配上这自带冰寒效果的酒囊,简直是绝配!”

张离也不和他客气,接过酒囊,取下塞子,顿时,一股白雾般的寒气,从酒囊里涌了出来,然后,就是淡淡的葡萄甜香,让人闻之欲醉。

葡萄酒入喉只后,立刻带来冰爽感觉,甜甜的果香之中,又有一丝淡淡的辛辣,配合烤得恰到好处的兔肉,简直是一大享受。

两人一口兔肉,一口酒,片刻之间,就将那只烈焰兔分食干净。

宁墨白胡乱的擦了擦手,才笑着对张离问道:“张兄弟,你是不是要前往西云郡,参加集英会?”

张离默然一笑,回答道:“宁大哥您,大概也是和我同路吧?”

“没错,这次集英会,事关进入王国真武秘境的名额,到时候我们撞上,我可绝对不会留手!”宁墨白豪气十足,虽然他和张离性格相投,但是以他的实力,自然还没把张离当做对手,此刻将话摆明着说出来,更显得他光明磊落。

“那是自然,到时我们各凭本事,输了也无怨无悔!”张离笑着应了一声,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洛南城靠近西云郡,宁大哥你怎么跑到我们东林城这附近来了?”

宁墨白傲然一笑,对张离说道:“我去年就拿到了参加集英会的资格,我们洛南城,根本没搞什么比武,谁敢对我不服,我就用无回枪将他揍趴下!”

停顿了一下之后,他接着说道:“那时候我只是真武四段,比起西云许月,封雷,广水吴克用都略有不如,所以才花了一年时间,深入魔域山脉,与魂兽厮杀,磨砺自身,终于在三个月前凝聚出第五枚魂印,进阶至真武五段!”

张离沉默了片刻,宁墨白的确有骄傲资本,以前的他,在东林城只是真武三段,就已经被人称为天才,但是与宁墨白一比,差距显而易见。

更何况,在宁墨白嘴里的那几个人,似乎还要更胜一筹,想要在集英会上夺魁,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样的人生,才算是有点意思!”想到即将面对这么多的少年天才,张离心里一片火热,这只是一个西云郡,就已经是天才云集,如果放大到整个王国,整个天元大陆呢?

斗志如火焰,在张离心里燃烧得更加沸腾,精神高度集中之下,方圆数十米内的花草树木,行走的虫蚁鼠兽,就如同平静心湖里的涟漪般,一一映在了他的脑海里。

在他身后十二米处,有一个低沉缓慢的心跳声,这个人隐藏得十分的好,单用肉眼,几乎无法察觉,只是他的气场充满了杀意,与这周围和谐的自然环境格格不入,被排除在外,显得特别突兀。

如果是在平常,张离或许还无法入微的感觉出这周围环境里的微弱变化,但是现在,这个隐藏在暗处的刺客,形迹已经完全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当他正在琢磨着怎么利用这点来算计隐藏在暗处的这个刺客时,坐在旁边的宁墨白,却是眉头一皱,目光扫向了刺客藏身的地方,沉声喝道:“什么人在那里藏头露尾的,既然来了,就出来一见吧!”

一个青色的“隐”字,突兀的,出现在了距离张离和宁墨白十米远的大树旁边。

随着这个“隐”字出现的,还有一面直径半米的青色光圈。

光圈中荡漾着水一般的波纹,然后,带着黑色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全身上下,都隐藏在夜行服,斜背着窄刃长刀的墨儡,就那么从黑夜中浮现了出来。

“你的魂印很玄妙,竟然有隐身的效果,只可惜杀气太强,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终究还是落了下品!”宁墨白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那个快要消失在空气中的魂印,摇头叹息了一句。

张离将手的兔腿啃了个干净,然后信手把腿骨扔到了宁墨白的身后,伸了个懒腰,低声笑道:“今天还真热闹,躲在岩石边的朋友,你也出来给我们瞧瞧吧?”

原本张离是没有发现这附近还有第四个人存在的,只是在宁墨白喊破眼前这个黑衣人行藏的时候,他却感觉到宁墨白身后十二米处的一块半人高岩石边,竟传来了一声弱不可闻的心跳声。

如果不是因为黑衣人的出现而提高了警觉,张离恐怕就会疏漏过去,因为这突然传来的心跳立刻又重新归于虚无,显示出在岩石般隐藏着的这个人,极为强悍的控制力。

虽然他以为宁墨白叫破的,是他的行踪而稍微露出了一点破绽,却又能迅速的将这破绽弥补起来,比起已经现身的这个黑衣人,隐藏在暗处的第四人,心理素质要高得多。

“嘭!”的一声轻响,那块岩石上面,突然卷起了一块黑色的布料,然后,张离就看见从岩石上,站起了一个身材瘦长,面目阴沉的中年人。

在这个中年人出现的瞬间,宁墨白自信满满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的神色,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张离,似乎不相信张离能察觉到他都没发现的潜伏者。

“寒啸飞?”宁墨白认出这中年人后,眼中闪过了一抹狂热的神色,高声道:“不就是废了你们寒家的那个色胚嘛!至于让你来对付我?”

那个叫做寒啸飞的中年人冷然一笑,沉声说道:“寒山明是族长独子,你废了他,就是断了我们寒家的根,现在你孤身在外,就怨不得我们寒家找出机会报复了!”

“这个家伙,也是和你一起的?”宁墨白似乎并没有将寒啸飞这真武五段的高手放在眼里,反而是指着墨儡,低声说道:“竟然派出两个真武五段的高手,你们寒家,还真是看得起我!”

“宁兄,你可能误会了,这个家伙,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张离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高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王家那个传说中的刺客吧?”

“家主有令,今天,你必须死!”墨儡声音冷硬,仿佛是从喉咙里面挤出来的一般。

张离和宁墨白相视一笑,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轻松写意,还有那绝对的信心。

“你到底了做什么事情?”两人异口同声的,朝对方问了句。

宁墨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声道:“看见个混账小子欺负女孩,就忍不住把他的子孙跟废了!你呢?”

“被人使诡计服下了天香化工散,几乎死在擂台上,又被重新逼上擂台,于是我就把那家伙给干掉了!”张离淡淡的一句话,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你的魂印和气核没被毁掉,真是万幸!”宁墨白显然以为张离只是被人重伤,魂印和气核没有受损。

张离并没有和宁墨白解释,只是低声道:“我们一人一个,看谁先解决对手?”

“没问题!”宁墨白原本还担心无法应付墨儡,不过他性格直爽,见张离如此自信,反倒觉得张离肯定是有所依仗。

听见张离和宁墨白那旁若无人的对话,墨儡的眼中,冒出两团怒焰,沉声喝道:“两个小子,只懂得逞口舌之快吗?”

那个叫做寒啸飞的中年人,却依旧是面无表情,气度沉凝,看来这养心的功夫,比同为真武五段的墨儡要强得多。

张离长啸一声,右手在腰畔的剑鞘上轻轻一拍。

“铮!”七修剑发出震彻云霄的龙吟,仿佛有生命似的,从剑鞘里跳跃出来,就像是在变魔术一般,落在了张离的手上。

“光寒夺魄!”张离低喝一声,脚下踏出三步,瞬间,就冲到了墨儡身前。然后,他手腕轻抖,七修剑映着篝火,在夜色中绽放出五团寒光,仿佛灿烂的烟花般,朝着墨儡笼罩了过去。

墨儡冷哼一声,反手将背上的长刀拔出,双手握住刀柄,仿佛开山劈石般,朝着张离挥出的五团寒光中,隐藏着的剑刃劈砍了下去。

他似乎打定主意,要一力降十会,攻破张离这精巧的剑招,将他斩杀。

长刀带起凄厉的呼啸声,从那五团寒光中划过,却根本没有碰触到七修剑,仿佛是砍在了空处。

张离身若游龙,轻轻拧腰一个转身,就已经让开了墨儡的长刀,那五团寒光随着他手腕的抖动,竟然在瞬间重合起来,加速朝着墨儡的胸口刺了过去。

共 29479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的这一篇小说,先声夺人,一开始就将读者导引进了一片刀光剑影之中。贵族派遣杀手的追杀,年少的主角张离的夺命狂奔,一路上的争斗,似乎把整个故事拖入到紧张而激烈的争斗之中。似乎是剧情的深入,有一种被阴云笼罩的感觉,阴谋诡计目不暇接,明箭暗箭层出不穷,而作者却是掌控全局,胸有沟壑,步步为营,情节的依次展开,把正邪的交锋描写得令人眼花缭乱,打斗的场面精彩绝伦,扣人心弦,心理的描摹也是非常的细微。直到少年张离命不该绝,进入到一个无名山谷中,获得奇遇,从而修炼的奇功,转而光芒万丈。这让人想到了一句:莫欺少年穷。而整个作品所表达出的侠义之道,以及主角的坚毅品质,宁屈不饶的精神,让这个小说有着客观意义上的价值。。——履泽【江山部精品推荐01 1126 7】

1楼文友:201 - 22:56:18 问好作者,不错的作品,欣赏了。。欢迎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愉快。也期待更多的精彩。

楼文友:201 - 19:21:29 欣赏美文!好文笔,好思路!一篇优美的文章,如果失去读者论坛,那就失去了力量。欢迎朋友互相往来,问好优秀的作者,我永远是你忠实的读者! 我的梦想成为中国当代优秀女作家

莆田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攀枝花白癜风较好医院
一个疗程的复方鳖甲软肝片多少钱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